第六百零七 缉拿邪修(第二更)

肖十一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东荒,御妖国。

    白猿坊市位于御妖国东北部,地理位置优越,商业繁华。

    坊市内,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一名五官普通的青衫老者走在街道上,腰间挂着一个青色葫芦。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扭头朝着身后望去,两名男子迅速移开目光,似乎在躲避什么。

    青衫老者眉头一皱,他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

    他突然加快了步伐,走进一家法衣店。

    两名男子并没有跟进去,守在附近。

    没过多久,一名弯腰驼背的红袍老者走了出来,红袍老者手持一根狼首拐杖,慢步朝着两名男子走去。

    两名男子扫了红袍老者一眼,就不再关注。

    红袍老者大摇大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之色。

    出了坊市,红袍老者祭出一只红色葫芦,朝着高空飞去。

    一刻钟后,他降落在一个山谷之中,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

    过了一会儿,一名面容白净的蓝衫儒生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百变书生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么?”

    一道充满杀意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

    蓝衫儒生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只见高空出现一名中等身材的红衣青年,正是王明仁。

    “你是什么人?阁下认错人了吧!”

    蓝衫儒生面色如常,镇定的说道。

    “百变书生,你杀害我们太一仙门多位弟子,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王明仁冷笑道,他脸上浮现出狠厉的神情,袖子一抖,两道红光飞射而出,直奔蓝衫儒生而去。

    蓝衫儒生脸色大变,一抬手,三道白光飞射而出,其中两道击向红光,另外一道击向王明仁。

    白光的速度极快,一个呼吸就到了王明仁面前,距离王明仁不到三十丈。

    王明仁正要避开,白光爆裂开来,化为一个巨大的白色铁笼,将他困在里面。

    白色铁笼是圆形的,表面遍布灵纹,灵气逼人。

    王明仁不敢怠慢,连忙喷出一股淡金色的火焰,击在白色铁笼上面,冒起一阵青烟,白色铁笼顿时灵光闪烁不停。

    蓝衫儒生不敢怠慢,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一道银铃般的女子声音骤然响起:“想走?问过我没有?”

    一只青色巨雕从天而降,王青灵和王秋鸣站在青色巨雕的背上,王青灵浅笑盈盈,露出可爱的小酒窝。

    “秋鸣,帮叔公脱困。”

    “是,十姑。”

    王秋鸣祭出三把金色飞刀,劈在白色铁笼上面,只是留下几道浅浅的白痕。

    “就凭你?也想留下我?可笑。”

    蓝衫儒生一声冷笑,他是筑基七层,王青灵不过筑基五层。

    王青灵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当然不是,我还有好多伙伴呢!”

    “伙伴?”

    蓝衫儒生微微一愣,朝着四周望去。

    王青灵一拍腰间的灵兽袋,一大片金斑炎虫从中飞出,有数百只之多。

    数百只金斑炎虫化为一把红色巨刃,表面附着一层赤色火焰,气势汹汹的斩向蓝衫儒生。

    蓝衫儒生一抬手,一张尺许长的蓝色兽皮飞出,化为一道蓝光迎了上去。

    蓝光一靠近红色巨刃十丈就爆裂开来,一个刺骨的白色寒气狂涌而出,红色巨刃被冰冻住了,表面多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不过很快,一大片赤色火焰浮现,冰层迅速融化,红色巨刃再次向蓝衫儒生斩去。

    蓝衫儒生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眼中厉色一闪,祭出一只青色小鼎,瞬间涨大,喷出一道青色霞光,准确的罩住了红色巨刃,将其收入青色巨鼎内。

    就在这时,地面轻微的晃动了一下,蓝衫儒生急忙后退。

    轰隆隆!

    两只体型巨大的鳄鱼从地底钻了出来,血盆大口张开,露出一排利齿。

    “进餐时间到了,吃了他,留下脑袋。”

    王青灵伸手冲蓝衫儒生一指,吩咐道。

    她再一拍灵兽袋,一条体型巨大的白色蟒蛇飞出,口喷寒气的扑向蓝衫儒生。

    这还不算完,她身下的青色巨雕双翅一展,从高空俯冲而下,扑向蓝衫儒生。

    面对四只二阶灵兽的攻击,蓝衫儒生有些手忙脚乱,他祭出两张红色符篆,化为一大片赤色火海,包裹着两只巨大鳄鱼,不过很快,巨大鳄鱼就从火海里冲了出来,身上被一层黄色铠甲覆盖,没受伤。

    青色巨雕尚未落下,就放出数十枚青色风刃,斩向蓝衫儒生。

    蓝衫儒生祭出一把白色短尺,轻轻一晃,一道淡白色的光幕浮现而出,将他护在里面。

    数十枚青色风刃击在白色光幕上,响起一阵闷响。

    “十姑!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王秋鸣祭出两只十余丈高的金甲卫士,大步朝着蓝衫儒生冲去。蓝衫儒生叫苦不迭,张开喷出一本银灿灿的书籍,翻开书页之后,无数的银色文字从中飞出,化为一只体型巨大的银色巨虎,扑向袭来的灵兽和傀儡兽。

    轰隆隆!

    白色铁笼在金焱真焰的煅烧下,灵光暗淡,王明仁祭出本命法器子母龙凤环,将白色铁笼击得粉碎。

    龙吟凤鸣,一条体型巨大的赤色火蛟和一只赤色火凤扑向蓝衫儒生。

    蓝衫儒生吓得魂飞天外,一咬牙,银色书籍光芒一盛,无数的银色文字飞射而出,化为一只银色巨鹰,迎了上去。

    一大片金色火焰飞来,散发出滔天热浪。

    蓝衫儒生不敢怠慢,急忙祭出一面黄色盾牌,瞬间涨大的挡在身前。

    黄色盾牌的灵光暗淡下来,冒出阵阵青烟。

    他正想采取其他行动,附近的地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声,两只巨大的鳄鱼从地底钻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蓝衫儒生。

    一声凄惨的叫声响起,他的护体灵罩在两张遍布利齿的血盆大口面前,犹如纸糊一般。

    两只鳄鱼咬住了他的双腿,一把金色飞刀飞来,斩下他的脑袋。

    王明仁、王青灵和王秋鸣降落下来,王明仁收起蓝衫儒生的人头。

    “青灵、秋鸣,这一次多亏你们了,要是让我自己找,未必能找到他。”

    王青灵笑着说道:“明仁叔公,咱们是一家人,我们帮您是应该的。”

    她快步来到尸体旁边,搜走蓝衫儒生的储物袋。

    两只鳄鱼用力一扯,尸体分成两半,被两只鳄鱼吞入了肚子。

    “是啊!自家人不要见外。”

    王明仁点了点头,道:“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回桃山吧!”

    他祭出飞行法器,载着三人朝着高空飞去。